欢迎光临
币宝资讯网

我们花了220万美元买数字艺术品,是不是疯了?

在开始看这篇文章之前,首先你需要知道的是:

  • Beeple是一位标志性的美国艺术家,在Instagram上有170万粉丝。他与顶级公司和艺术家合作过,比如LV、SpaceX、苹果、贾斯汀·比伯、凯蒂·佩里(水果姐)、Marshmello等等。
  • 12月11日的周末,Beeple在NFT市场Nifty Gateway上拍卖了他的精选作品。收益超过350万美元。
  • 其中,NFT基金和制作工作室Metapurse以220万美元的天价买下了所有20幅成套的作品。
  • 在公开拍卖中获得成套的作品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使得Metapurse的这次购买成为了历史,而且可能只会发生一次。

注:本文作者即来自Metapurse。

接下来就要说,我们如何在数字艺术上花费数百万美元,更重要的是,为什么。

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而且很快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再次发生。

无论你是基金、机构还是加密货币巨鲸,购买10万美元的NFT都是一件大事。尽管这一领域在过去九个月里蓬勃发展,你可能每年只会购买一笔这样的数字资产,最多三笔。这不仅仅是能否负担得起的问题。

拍卖和竞价战是对心理状态的冲击。它们是强烈的体验,让你质疑自己的意图、信念和自我。它们可以测试你关于价值的论点,并且,在涉及艺术的地方,它们会利用你拥有的每一盎司文化和审美敏感性。

参加拍卖就像试图解决一个关于生命意义的量子方程,同时有人不断在你耳边大喊:“你到底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所以,即使一年买三件NFT作品也算是大买卖。但是Metapurse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在Nifty Gateway上买了20个单一版本的《Beeple: Everydays – The 2020 Collection》。

竞拍在12月11日的周末,毫无限制的公开竞拍确实非常激烈,但没有那种在一场典型的高风险拍卖中攫住你的绝望和生死攸关的恐惧。

这与钢铁般的意志无关,更多的是关于拥有绝对清晰的头脑,并遵循近乎完美的游戏计划。

准备阶段

Metakovan为Metapurse提供资金,他从这个行业刚开始就在收集高价值的NFT。

假设你此刻正穿梭在他的虚拟收藏品中,你需要穿过Decentraland中最大的单个区域,并在Cryptovoxels、Somnium Space和 The Sandbox中穿行。往上面看,你会看到整个Urbit星系,你感到自己非常渺小。刚刚弄乱了你的虚拟头发、让你脊背发颤的气流,是呼啸而过的F1 Delta Time 1-1-1。而那件让你停下脚步的艺术作品就是First Supper,有史以来第一个可编程的NFT艺术作品。重点是,Metakovan在加密艺术品拍卖历史中占据了一点地位。但这次的努力完全是另一回事。

(First Supper)

在拍卖开始前的两周,我们就加密艺术的金融结构进行了长时间、随心所欲的讨论:周围的金融结构的相对稳定值与这些资产缺乏流动性的本质;社会经济对高价值NFT的限制;加密货币模仿现实世界金融模型的必然性及其不平等性。如果购买NFT的唯一目的是在未来某个时候卖出更高的价格,那么像这样的对话就无关紧要了。对Metapurse来说,购买艺术品只是第一阶段,而不是最终目的。

一旦想法看起来可行,我们就开始讨论策略和执行。

我们决定低调行事。Metakovan创造了24个钱包:一些以罗马七座山丘命名;还有的命名为查尔斯·巴贝奇和布莱斯·帕斯卡;还有印度神话中几个鲜为人知的名字;还有一些混合词。他在这些钱包里转移资金,并在几天的时间里逐渐在钱包里存满了钱。这样的准备是必不可少的:因为直接拿着枪从前门冲进来会吸引太多的眼球,并把价格推高到不可思议的水平。

我们设置了控制台,分割了钱包的访问权限,建立了持续的通信链接,然后去找Beeples。

竞拍中

Nifty Gateway并不是一个你可以简简单单进去,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心满意足离开的慵懒的市场。这里是鲸鱼出没的公海。我们必须把每一次拍卖——通常间隔30分钟——当作一次单独的战斗。我们不能停下来,直到我们得到所有的20个作品。

这个领域还没有那么多巨鲸。还不至于让你迷失或忘记。从他们的角度来想象这个周末。竞拍一件,然后放手,再竞拍另一件,然后失败,一次又一次。

我们并不想这么做,但我们已经刺激了NFT领域最大的收藏家,不是一两次,而是二十多次。更糟糕的是,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如此顽强地去抢NFT,并与已被证实的“NFT之王”相抗衡。

攻击性、挫败感,有时还有纯粹的暴躁情绪,都让人着迷。每个收藏家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有些还会给出令人瞠目结舌的2.5万美元的加价。在价格超过10万美元后,还有人砍了50美元。我们试图掩盖自己的风格;选择一个收藏家的策略,并在并发拍卖中对另一个收藏家使用这个策略。

以下是在抢这个系列作品时的一些难忘瞬间:

  • Purgatory:加了50美元。让人神经紧张,感觉就像每四分钟就有一滴冰水滴在额头上。唯一能克服的方法就是联手竞标。
  • Reprieve:最快的一轮。就好像所有的收藏家突然都相互了解了一样。这次竞拍非常高效、明智,且有骑士风度。
  • The Beast:我们还以为它永远不会结束。因为这件作品,一共举行了三场拍卖会,尽管它是该系列的倒数第二件,却是最后一件被拍卖出去的。

两个漫长的夜晚。超过7个小时的不间断竞价。一些连接性的恐惧。断电。最后,我们做到了。我们从Beeple的Nifty Gateway竞拍中获得了所有20个作品。

Beeple眼中的我们是这样的:

接下来做什么?

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我们投资了220万美元的生态系统。获取高价值NFT作品的渠道并不多。如果你是巨鲸,你会瞄准该领域的畅销艺术家,并收集他们的作品,以便在未来大赚一笔。对于一个普通的加密货币持有者来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一个知名艺术家的作品的底价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突破了10 ETH门槛。拍卖成为了一种观众众多的体育运动,在这种运动中,两头或三头巨鲸一决雌雄,然后拿着奖杯离开。

与此同时,“非巨鲸”们也在寻找未经雕琢的钻石——新兴的项目,或者高产的、活跃的艺术家——就像巨鲸们一样,等待着未来他们名声大噪。这让人想起早期的DeFi并非偶然。NFT通过内在的割裂来抵御波动性,但同时失去了流动性。就像DeFi一样,流动性状况现在也在发生变化。

自2020年4月以来,我们在该领域看到了不少有趣的实验——尤其是有机枪池支持的WHALE代币、Niftex上的分片以及NFTfi上基于NFT的借贷。此外,还有其他金融实验——比如加密艺术销售方式的变化,以及艺术家和收藏家之间的共生交易,比如比特币波动。这些都是为独特的数字资产注入流动性的前沿尝试。

为了使高价值的NFT得到广泛的露出和流动性,Metapurse设计了一个围绕Beeple这20个作品的金融实验。这个实验的细节将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公布,但它从过去的努力中汲取了深刻的经验,并通过扩大努力放大了网络效应。

然而,在所有这些令人兴奋的事情中,重要的是要记住,进入像NFT这样的资产类别不是一门科学,而且就其本质而言,永远也不会是。

如果你是这个领域的新手,并且你关于NFT的观点只是关于数字或统计,那么你最好还是打包离开吧。

并非所有NFT“生而平等”(不要在家里尝试)

价值来自哪里?比特币是这一切的始祖,它的价值来自于它的起源故事。任何品牌、任何资产都是如此。在NFT出现之前,资产的故事一直未被挖掘。在它们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NFT就充满了一个以某种形式可见的、互动的故事。因此,NFT就像电池一样能够捕捉和储存价值。

这就是秘密武器。也就是说,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是要记住,不是所有的NFT都生而平等。

能够从故事中盈利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故事都有价值。有很多因素(变量)需要结合在一起。想想艺术家的旅程,艺术本身的美学和叙事层面,甚至是最终拥有它的收藏家。所有人都在猜测,这种艺术在一天之后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这种文化基因会有多持久,或者它能在人们的心中扎根多深。

这不是一门科学,也不是仅靠数字就能发现的,这是元宇宙最好的部分。它迫使经济走出舒适区,与文化接触。艺术、游戏和音乐;这些不是经济模型的外壳或媒介——它们就是经济模型。NFT代表了这种融合。捕捉这场运动的时代精神是Metapurse存在的原因。

Metapurse在获取具有文化意义的NFT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与创作者、新闻制造者和不断扩大的艺术家社区建立了丰富的关系;对代币经济学有深刻而实用的理解;最重要的是,某种前沿的疯狂与比特币早期的那种疯狂没什么不同。这些完全是天意的结果,因此不经历整个7年的旅程,是不可能模仿或重造的。

如果我们的NFT理论成立,那么2021年将在第一季度结束前消除所有关于220万美元支出的喧嚣,并继续将NFT所有权和经验的想法当做神话。这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币宝资讯网 » 我们花了220万美元买数字艺术品,是不是疯了?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